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我和舅妈的朋友做性伙伴

时间:2018-07-11 我只是想记录下自己感觉有趣有意义的性爱历程,与有共同爱好的人一起探讨、交流。
认识她是在八年前,她姓周,我平时叫她周姨,后来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叫她大眯眯(有时也叫她骚货,她挺爱听),当时她是一个有十六年婚龄的四十岁妇女。作为女人,她的容貌也许已经过了最美的年龄,但她依然面容娇好;
身材虽然不是苗条蛇腰,但她绝对丰满成熟;周姨是我舅妈的同学,他老公是师範的美术老师,她们俩口子跟我舅舅、舅妈是特别要好的朋友,她们有个十四岁的小女孩,比我的表弟大三岁。
舅舅家的房子大,我大学实习的时候,实习的报社离他们家很近,再说,北京租房子也太贵,我就住在了舅舅家里。九月份,舅舅舅妈有个机会去德国一个月,表弟要上学去不了,光我一人照顾又不放心,于是,舅妈就让周姨时不时过来一趟(两家离得也不算太远,坐的士十五分钟),照顾表弟,顺带还有我。
周姨下班早,两点多就下班了,每天下班后都要先来我们这儿,跟我们安排好晚餐、第二天的早中餐,收拾一下房子后就赶回家做饭,给我的感觉就是她太好了,其实她可以两天来一次的。那时报社实习不用坐班,我老在家写稿子,有时也帮周姨干点活。坦率的讲,我对成熟的中年妇女挺有兴趣,我在大四的时候还与一位老家的初中老师(三十七八岁)发生过性关系,而且我还是毛片的狂热分子。
九月的北京是最热的时候,周姨穿的是职业装,虽然不媚,却是另外一种性感,白衬衫微微有些透明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幅硕大的乳罩,有时汗湿点,更性感;蓝黑的短裙包着浑圆的屁股,丝袜是肉色的。有一次周姨上二楼卧室的时候,我在下面无意中看见她黑色的内裤,紧紧地,有点像我在毛片中见的丁字裤。从我见了那一眼黑色的内裤后的当夜,我手淫了,我把周姨幻想成了我的性对象。
我很矛盾,我有一种罪恶感,周姨是我舅妈的好朋友,我怎么可以对她有非分之想?这种感觉,我与老师做爱时都也没有过。我越是矛盾,对周姨的感觉就越是强烈,每天看着周姨,我就很难收回视线。周姨每次看见我在看她,也只是宛然一笑,迷死人了。
我想,我应该勾引她,已经一个多星期了,舅舅「留」给我的时间只有三个多礼拜;那天一大早,我回了趟学校,在收藏有光盘的箱子里拿了几张我认为超强的毛片,有美女与野兽的、有强暴虐待的,还有乱伦的。我把拿来的毛片放在电脑旁,周姨每天来后都要帮我收拾一下桌子,我想看一下她的反应。下午两点,我出门躲在另一侧的楼梯口,我心里十分忐忑不安,假如周姨是不食人间烟火的「王母娘娘」,我可就惨了,以后在她面前怎么做人?她告诉我舅舅说我看毛片那我就难堪了。我有点后悔,觉得有些不妥,还在琢磨时,周姨
上楼来了,我在另一侧门缝里看到,周姨的两个大奶子上下翻动、波涛汹涌,这不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奶子,但绝对是我周边熟人里头最大的。想到自己要佔有这对奶子,我只有走一招险棋。
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算到周姨绝对已经看到那几张盘了,我咚咚的敲了两下门。
「你回来啦」,周姨给我开了门。没有什么异样,周姨跟往常一样,面带微笑。
我心一下子紧张起来,应了一下,赶紧往自己的房间里钻。电脑旁放的几张盘明显的被动过,我做了记号,我还来不及想自己该怎么办,周姨跟着我进了房间,「这是哪儿来的盘?」她拿起那几张光盘问我,「那,那是我同学的」我的脸有些发烫。
「好看吗?」周姨一边着光盘,一边问我。
天,我要晕死,这不是调逗我吗,我可是有过不少性经历的人,虽算不上高手,也在一年前曾经和大自己十几岁的初中老师有过忘年「交」。
我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,「好看,您看过吗?」「小小年纪,真够坏的,我可没看过这么色的片子」,周姨用手指着包在光盘上的印刷纸上清晰的女人阴部说,声音明显开始发浪。我知道自己成功了,一把楼住她的腰,拉着她坐到我的大腿上,我俯下头用嘴隔着衣服啃她的奶子,我的头都快整个陷进去了,又大又柔软的胸。
那天我们根本没有看片子,没时间。我表弟每天五点十分準时到家,我们是五点整穿好衣服的,虽然都不情愿,却没有办法,但一个多小时里,我们玩得都很惬意。我给她起了个呢称叫大眯眯,大而柔软的奶子在把玩和揉捏的时候与坚挺的奶子是有不同手感的,别有风味。大眯眯的口交功夫挺棒,现在算起来,也可排进我所有做爱伙伴里的前三甲。
那次我做到快卸货的时侯,我把老二从她阴道里抽出来,飞快的放进她的嘴里,她含得很深,贪婪的吸着,把我所有排出的液体都吞食了,完了还拼命的添我的老二,添我的肛门,还用舌尖用力往我py里探,老实讲,那是第一次有人添我的肛门,往我py里探舌尖,我才知道︰那样很舒服、很过隐。
我老二很快又站起来了,大眯眯抬头跟我说︰「我们从后面来好不好?我从没试过后面的眼,你呢?」
「好啊,我可以帮你享受这种快乐」。
很遗憾,那次也许是她头一次太紧张,她的肛门闭得很紧,也没有润滑油,我勉强用力插进出一点,她就受不了。她成了我的伙伴,我就要想办法让她得到想要的快乐,我用手指慢慢的进进出出,她随着抽拉发出痛而快乐的呻吟。第二次做爱时成功了(其实也就是第二天)。
她是个贤惠的女人,家里家外一把好手,她又是个骚女人,她老给老公当裸体模特。她后来告诉我,她老公虽然是搞艺术的,人也挺好,但一点也不风流,性能力一般也罢,还没有什么新花样。四十如虎,女人的风韵这时却正是最饱满的时候,性要求也是最多的时候。但是她的风韵和风骚老公却不能响应?她只是他的艺术品。她后来跟我做爱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︰「你操死我好吗」
我们在后来的两个多星期里,我们在一起有机会就做爱,一起看毛片,试过了很多姿势,我们配合非常默契。有一天,我们在客厅里沙发上做爱,她老公从单位打来电话,我接的,当时有些紧张,互相问好后我把电话交给大眯眯,她老公说一会儿出来办事要路过舅舅家,顺便上来接她回家,打完电话后,我们又接着做了半个多小时。
他老公来的时候,我们衣衫整齐的一个在厨房忙,一个在收拾茶几。我和她老公还聊了一会艺术。第二天,我问大眯眯︰「我是不是很坏,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马老师」,大眯眯抚摸着我的老二说︰「我们不要这么想,我们只是在寻求快乐,我们的关系不会影响我和老马的感情,也不会影响我的家庭、我的女儿,我们只是寻找性快乐的好伙伴,在性之外,我还是你的周姨。」
绝对真理,她可以说是我性观点的启蒙老师。那一天我们特别疯狂,她觉得我们富有创意的性虐待能带给她绵绵不断的性高潮。
我舅舅、舅妈从国外回来,他们两家六口人还有我一起在楼下的饭馆吃饭,舅妈要我和表弟好好感谢周姨和他们一家,要我以后都不要忘了他们的好,我点头称是。马老师还要我有时间多去他们家,帮他女儿看看作文。
此后的时间,我和大眯眯在不同场合使用不同的关系。我们在我舅舅家、后来的我家、她家、电影院情侣包厢、宾馆、她单位的办公室(她有一间独立的小办公室),还有一次在火车上的卫生间都享受过各种各样的做爱。
我们从不影响对方的生活,也不干涉对方其他的性,后来她还让我叫我其她的性伙伴和她一起来玩,我叫过一次,两人配合不太好,有些放不开。后来她找个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同事一起来玩过四五次,后来那位玩技也不错的少妇随丈夫的调动到了南方的一座小城,没了联络。
开始两三年,我们基本上每月都会找机会聚一两次,后来她老公提前退休,我想她可能也需要花时间在他身上,还有年龄地增老,性欲的递减,我明显的感觉得到她的这种生理变化,我们只是偶尔彼此都有兴趣的时候来一次。我记得大概我们的上一次是在两年前的她们家里。
周姨一家也都和舅舅家一样,我和老婆经常走动,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,我们都只是性的爱好者,我们只需要享受,只需要能带给彼此快乐。有一次特别惊险中的快乐,那是我们来往的半年后,在她家里,在她婆婆、女儿、我表弟都在的时侯,我们在厨房里断断续续的干了一个多小时。今天写不少了,我下一帖再告诉你们。
我一直把性主要当成是生活的一种补充,性就是性,就像喜欢打高尔夫的朋友在一起打高尔夫,喜欢喝酒的朋友在一起喝酒一样。